三五明月满

【佐鸣】送便当

重要预警:698以后叔鸣佐出轨!698以后叔鸣佐出轨!!
接受不了请速速点X,辣眼睛抱歉。

先随便写写,以后再细化。





“啊……那个……对不起!”

徘徊在火影办公室外廊上的女子轻轻惊叫,被撞到的暗部点头示意没事之后迅速地不见了。

明明是“木叶最强的日向一族下一任宗家家主”、兼七代目火影夫人,却在丈夫的办公室前犹犹豫豫,连话都和人说不齐。

然而这样的奇景,火影楼的工作人员早就见怪不怪了。

三五天就来一出,谁还会奇怪呢。

就这样费劲地把便当送到了鸣人的桌子上。

鸣人还不知道他老婆吗?你不搭理她,她能在那干站一天,还不够烦的。

你搭理她,她就期待值瞬间上升10086个点,恨不得把你给黏缠死。

所以想跟她正常交流,只能语义清晰又不让她产生过多联想。鸣人给雏田组织专用语都有门道了,没费脑子就来了这么一段:

“雏田,谢谢。你先回家吧,我还要分析一下文件。”

但是,如果这么容易就打发走了,那也不是能把到鸣人的雏田了。所以鸣人下定决心把眼睛贴在文件上,不去看她。雏田支吾了一会儿,看鸣人“很忙”,就不自主地左顾右盼,想化解掉一点尴尬和不自在。这里虽然坐着她老公,毕竟是火影办公室,一个工作的地方,不工作的人进来难免会有些不自在的吧。

但是,如果仅仅因为这样就乖乖走人,那还是能把到鸣人的雏田吗?所以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雏田轻轻走到照片墙下,仰起头,崇敬的表情。偷眼看一下鸣人,依然“在忙”。好的,倒要看看你能忙道什么时候,我就看着你忙。

“鸣人君……”雏田小声说道,“原来这就是四代啊……”

废话,这当然是四代!鸣人连头都没抬。

“爸爸可真帅……”

天哪,那是我爸,离他远点!

“从前都没发现呢……”雏田小小软软的手摸着胸口,眼睛也闪闪有光。

真想让你去火影岩打扫三个月的卫生……

“爸爸这么帅,妈妈一定很幸福吧。”转过头来,害羞地问着鸣人。用脚想都知道什么意思。

“嗯……”鸣人含混地应了一声,眉头拧得很厉害。看来从小就吊车尾的鸣人处理起案头工作真的很不擅长。

所以他善解人意的妻子好心地提议道,“鸣人君,有什么能帮的上的吗,我……”他可爱的小妻子因为鼓足勇气和一向的羞赧而涨红了小脸,连嘴唇也紧张地微微颤动着。

“谢谢。但这会儿真的不太需要,你能不能……”

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嗯……”伴随着意义不明的小小声,雏田低着头,脚尖在地板上来回踢着。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地说道:

“鸣人君要早些回家,要记得吃饭,要……总之爸爸妈妈也一定是这样希望的!”言毕暗自握了一下拳头,动作的幅度刚好被鸣人瞅见了。

爸爸,妈妈……想到这些,鸣人几乎是趴在办公桌上。妈妈明明说过,找一个女孩子,在一起,过上幸福生活。可为什么他还是不开心呢。

两人之间的沉默并未持续太久,鸣人放下文件站了起来,雏田以为他要怎么,结果却只是不安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走,还把窗户打开不停向外看。

果然伴随着猎猎晚风,是离开村子很久的佐助回来了(不过出轨文里此人天天都回村不足为奇)。佐助又轻又快的脚步踩过火影办公室的屋顶,听得鸣人的心砰砰直跳。佐助也不用拿着一盒便当在外廊踱步,用投硬币一般的心情想着进还是不进去。

佐助直接拧开把手,迈了进来。看见一脸抓狂的鸣人,还开心地笑了一下,小声说了句什么。鸣人刚准备回击,看见佐助搞得乱七八糟的衣服,不由得惊叫,“啊啊啊啊佐助你怎么弄成这样啊不是说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嘛你到底有没有听人说话啊我说!”

鸣人故意夸张地叫唤,还用义肢的拳头轻轻抵了抵佐助裹着斗篷的胸口。佐助笑了笑,伸手握了握他的拳头,随即在办公桌上扒了个地方随便坐了下去,还想把一条腿也蜷上来。可惜七代目的桌子实在太没章法,再牛逼的忍者也找不到放腿的地方了。

不过佐助在桌上一扫可不得了,“你还有吃的?”

随随便便就端起桌子上用布巾打着漂亮花结的便当,佐助掂了掂,还是温的。随手把布巾扯开仍在一边,精致的便当发出阵阵香气。

“哟……”佐助心情真的不错,鸣人想。好久没见他笑得这么轻松了,如果不是在笑我就更好了。

佐助用牙叼着筷子,单手掰开,夹了一片什么在眼前端详。鸣人的脸都要红了,切成心形的鱼板,这女人脑子在想什么?脸上还是一副不服输的样子,抬起头和佐助你瞪着我,我盯着你。

佐助的动作很慢,把那块鱼板凑在嘴边轻轻咬了一块下来,慢慢咽掉。还故意把剩下的那半举在鸣人面前,晃了晃。

切。右手用筷子也用得好了不起啊,他漩涡鸣人什么时候怕过这小子的挑衅。于是他闭上眼睛,干脆大张着嘴,一副耍无赖到底的样子。

半片鱼板盖上他的舌头,有点甜甜的。

真不错啊,又能和佐助吃一份便当了。当年的那份便当,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忘记。

他当然也没有。

鸣人睁开眼睛,看着靠墙站立一动不动,表情不甜不酸的、做好了便当的雏田,咧开嘴笑了笑,“谢谢!”

佐助不理他这些,低头开始苦吃。他看上去真的饿坏了,风尘仆仆的,外衣刮开了好几个扣子,都不知道怎么弄的。鸣人看见他拿筷子的手上也有擦伤,赶紧发动九尾的查克拉充当泥瓦匠给他修修补补。

“你都在弄些什么啊,怎么又搞成这样子啦。”说着还拿手背帮佐助擦脸,擦着擦着就变成手指和手掌一起摩挲。佐助正用一侧的断肢架着便当盒,另一手忙着往嘴里扒饭,根本没空管他这些。

“你好歹也给我留一点啊我说……我也没吃饭呢!”鸣人摸着摸着不知怎么就和急着吃饭的人越挨越近,双手都搂在腰上了。“你一个健全人,还要喂吗?”佐助手不得闲,用膝盖向前顶了顶鸣人,也不知道顶在哪儿。

“我是什么健全人啊!我和你可是一模一样啊!”鸣人做出要大声吵嚷的样子,双手紧紧抓着佐助的腰。佐助没有办法,只能把便当先放回桌子上,挑了一块鸡肉喂给鸣人,两个朋友就这样吵吵闹闹吃完了一人份的一餐。

“饱了吗……佐助?”鸣人其实本来心情不好,堵得慌,并不觉得饿,喊佐助也只是下意识。佐助吃完倒恢复了严肃又冷淡的样子,推开鸣人,从腰间抽了一束卷轴出来,丢在火影的座位前。

“这个。”佐助指了指,今晚处理掉。

鸣人重新有了些火影的样子,回到座位上,连表情也渐渐冷了下来。雏田看着她丈夫迅速换上的加班日常脸,不由得觉得刚才的喂食闹剧简直是一场幻梦。

如果没有桌子上空掉的便当盒,以及站在她丈夫身边的男人的话。

鸣人打开卷轴,隐隐带着点紫色的查克拉在卷轴上流动,像森林里白桦树上被人随手划上的刻痕。

“今晚去哪?”

浅黄的查克拉拼出一些图案,只有他们自己能破解,“不去老地方?”

鸣人眉头轻蹙,显然在工作上遇到了难题。也难怪嘛,鸣人小学就不喜欢这些,连疼爱他的伊鲁卡老师都没办法。从没打下好基础嘛,卡卡西又是个放羊的。(卡:关我屁事,我要遛狗。)

“换个地方?有家店夜宵的鱼板更好❤。”

“喂喂……坏死了,小佐助❤。”

两人相视一笑,显然麻烦的卷轴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

佐助抬起头,有点意外雏田还站在一边看着他们。

“她呢?”

“随便吧,我们先走。”

鸣人迟疑了一下,卷轴上又多了些难解的符文,“村里很安全,她爱呆在这就随便吧。”

佐助收拾卷轴的时候,鸣人把便当盒和布巾还给雏田,还是低头在她耳边低语了什么。佐助隐约听出些很忙啊,紧急啊,抱歉什么的。然后鸣人推着雏田的肩膀把她送出了办公室。

佐助和鸣人离开那里的时候,鸣人向内回望了一眼,照片上波风水门也在看着他。

(完)

评论(25)

热度(21)

  1. 呵呵兽三五明月满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心情好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