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明月满

【佐鸣】吃早饭

重要预警:698以后叔佐鸣出轨!698以后叔佐鸣出轨!!含BG!

腹诽请随意,留言掐恕不奉陪。

@李葱花 来吃早饭~






“滋——”最后的节目也已经说了晚安,雪花开始占满屏幕的时候,七代目夫人也恰巧从一晌小憩里醒来。昏黄的灯光下她不带焦距的眼睛显得格外无神。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也就不用再期待什么。雏田拖着吧嗒吧嗒的脚步走向卧室,习惯性地朝玄关又看了一眼。

不出所料,什么都没发生。如果她现在发动白眼,也只能看见门外空荡荡的街道吧。

每天都是这样。倘若不然,也只有清晨收拾家务时发现鸣人君睡在楼下的沙发,或者根本没有回来过这样一点区别而已。

明明新婚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正想着,却听到了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

“咔嗒”。这样在静谧的夜晚听上去稍许有些骇人的一声,却是雏田今晚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鸣人君……”

“啊……”男人疲惫地说着,“我回来了。”

“鸣人君晚上吃饭了吗,”雏田一边说一边往鸣人身边挨过去,伸手想去扶她正在脱鞋的丈夫,“我给你留了叉烧和米饭,在冰箱里。”

鸣人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啊,我吃过了。谢谢你,雏田。”

雏田的双手重新垂在身侧,不安地在衣服上抓握了两把,又重新把手绞在一起。

只要鸣人在家的时候,她总是一刻不停地追逐着他的动静。鸣人回家了,鸣人换好鞋子,鸣人低头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鸣人斜斜地躺了下来,把脚翘在扶手上。

雏田不知道怎么,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酸楚,硬是在沙发边上找了个地方挤着坐了下来。

她的软软的大腿贴着鸣人的,她软软的一双小手也拉着鸣人,她带着甜香味儿的气息盖在鸣人脸上,越来越近。

对不起雏田,我今天累了。

不好意思,今晚不是很想。

雏田你去休息吧,我也想睡了。

答应卡卡西老师明天早上遛狗了。

这样的话语,在鸣人脑海里飞快地滚动着,而雏田却没有给他说出来的机会。

乱七八糟的。

被雏田亲得乱七八糟,雏田被亲得比他还要乱七八糟。

女人的上衣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卷了起来,1/2的罩杯被内容填得满满的根本就兜不住一样,鸣人的手搭在雏田背后,只差轻轻一紧,再松开。

啪嗒。

鸣人一只脚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啪嗒。

有人站上他家门口石阶的声音。

“抱歉,我有点事。”鸣人飞快地把雏田从身上搬下来,又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沙发,随手把衣服团了两下塞在沙发底下,“你快回屋里去,快去。”

雏田眼神直愣愣的。

鸣人已经光着脚跑到了门口。

户外的冷风灌进温暖的家里,雏田打了一个寒噤。

来人低头看了坐在凌乱的沙发上的她一眼,没有说话,穿着鞋咚、咚地上楼了。

“雏田你回屋休息吧,我们有点急事,这个工作今晚必须处理掉。”这么说着,鸣人也上楼去了。随之而来是砰地一声,不知道哪间房门被关了个严实。

书房吗?雏田想。

“佐助……”半裸着的鸣人被挤到门边,被半长的斗篷遮了一半的男人像一只黑色的蝙蝠,扑在黑夜里抢来的猎物上轻轻咬着。

“坏了你的好事……”

鸣人从他的回答里听出了一点笑声,刚才他肯定是笑过了吧。“好痒,哇哇哇。”鸣人缩了下脖子,用剃成板寸的毛扎扎的脑袋顶了顶他朋友的脸颊,又顺势亲了一下。

刚剃过胡子的佐助,蹭起来很舒服的佐助。

回来了的佐助。

佐助把斗篷甩到床上,单手飞快地解着衬衫的扣子,左臂的残肢也像不受控制一样向上抬了抬。

就像一截畸形的枝桠断在铺满落叶的泥地上,被行人踩了一脚而无意义地翘了起来。

鸣人趴在斗篷上,闻了闻佐助带着霜露和轻尘的味道。

背后是和他一样光裸的佐助,和他贴得很紧。

“呃……”鸣人把脸埋进斗篷里。

鸣人觉得应该小点声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喊成什么样子了。

佐助当然也不是安安静静的。

鸣人一脑门都是汗,前胸也好后背也好,全都汗津津黏糊糊的,佐助那混蛋不知道翻来覆去弄了多少东西在他身上。

真是个过时的忍者!不过挺好的。

鸣人迷迷糊糊地想着。佐助从地上把他踩成一团的压脚被捡起来,擦拭鸣人和自己的身体。然后捧着鸣人毛乎乎的脑袋跟他说着什么。

佐助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低沉,鸣人一个字也听不清,只想抱着暖烘烘的佐助睡上一觉。

佐助的话语就像一个咒言,鸣人什么也不愿去想,只是含混地应着,扒了扒他脑后半长的头发,在手里攥了起来。

佐助本身就像一个咒。

佐助……

就这样睡吧,一夜安眠。

屋里没有穿衣镜,佐助坐在床边慢慢着衫,鸣人陷在枕头里,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呼呼的,一起一伏。

佐助突然就有点舍不得走。

缓缓合上门,门外是依然修长的,冷静的佐助。

轻轻从楼上走下来,却发现餐厅的灯亮着。雏田披着衣服,用浮肿的双眼也正在看往楼下走的佐助。

“佐助君……”雏田像是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了,突然站起来,动作都有些不稳。

“佐助君工作累了吧,要不要吃个早饭再走?”

“谢谢,不用。”佐助说完,拧开了漩涡家的门。

最后一步迈出去之前,佐助回过头,“不要去叫鸣人。他很辛苦,要多休息。”

佐助走进木叶的时候,村子像是已经入睡了,あん的大门旁两三个穿上忍马甲的男人生火聊天,在寂寂的夜晚哇啦哇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佐助离开村子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起来,街边的食肆飘出诱人的香气,乌鸦嘎嘎地叫着,三三两两飞进村子边缘的荒草地。


(完)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