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明月满

【素還真/玄同】浮雲馳

设定:素还真从时间城主那得到一种奇香(后改为玄同元神兽的骨片),点燃以后玄同出现,两人缱绻了一会儿。不久香气淡去,玄同不见。(可能是玄同已经死了。)梦中梦设定。

 

素同/莲红《浮云驰》(微城素)

 

城主起身给素还真续了杯茶,又勾起他带着纯银盏托的白瓷杯子低头啜饮。轻巧的盏托錾刻了连珠纹样,还焊着粟特式的指垫。在连珠突出的镜面里,城主变了形的流苏荡来荡去,像时间城上空粉色的流云。素还真望着一杯茶怔忡,宾主一时无话。藏着糕点香甜味儿的微风引来远处时间的碎片摇落的琳琅声,城主放下杯子循声看过去,一条白色的大狗围着最光阴不住地跳跃着,而后者只是静静盘腿坐在树下;饮岁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举起一块蛋糕逗弄那条狗。

城主眨眼笑笑,示意素还真转身看看那几位时间的伙伴。

素还真眼睛里像是浮着一层翳,一个白色的光点在他目光中闪动着。他朝那条白狗招手,可它根本没往这边看。把手缩回椅子上,素还真抱歉地看看城主。

城主用银餐叉舀起一小块蛋糕往嘴里送,“你看,他自从回来就一直这样呆呆的。”

“嗯?”素还真随即明白他们谈的不是一件事情。

城主摇了摇头,“那么,说说你自己。”

“我不知道,”素还真喃喃道,“好像有什么遗落了,有什么忘却了,有什么失去了。我知道是这样,但那是什么呢。”

城主默然不语,只是往素还真茶里加了一块糖,拿茶匙轻轻搅合,用指尖推着杯盏催促着。

远处时间树清灵地玎玎作响,时间的孩子静默着。饮岁从树上跳了下来,白狗似乎也发现了异状,不再试图闹腾他,改用桃粉色的鼻尖轻轻触碰他的脸颊。

城主站起来从一个匣子里取出一枚用红绸缠着的东西递给素还真,随后看着他喝完了那杯茶。城主示意饮岁不要慌张,随后扶起素还真,牵着他走开了。

 

素还真翻身,掌中一项坚硬的东西膈痛了他。他睁开睡意尚浓的眼,窗外岁星正明,覆斗一样的天空用星野张开它的弧度。素还真点燃灯芯,打量着手中被层层包裹着的东西。在昏黄的灯下,那东西散发着一种光明的暖意。它像是一块尖尖的兽骨,又形似一片大鸟的飞羽,对准光源,它晕出半透明的琥珀似的胶感。在灯光里它是糖色的,像新落的松香那样娇黄;移到暗处它又是绛色的,像凝结的鲜血一样殷红。

鬼使神差地,素还真将这片奇异的灵物凑在了灯火上。

一丝一缕的烟气升腾翻卷起来,带着一种熟稔的气味。

素还真张了张嘴,他有些渴。以往的这个时候,只要他点起油灯,那个过分机巧的孩子总会醒过来闹着师尊长师尊短,但在这个星夜里,好像山居的只有他自己,他甚至闻不到玉波池内芰荷的清香。

那片奇异的灵物在烛火里缓慢燃烧着,时不时迸落一点火星,又在俯仰之间消失了。素还真知道并没有风,因为他连一根发丝都没有飘动。但素还真又知道有风,有一阵风给他带了一个人来。

“你忘了我了。”来人把手负在背后,他的脊背微屈,几缕长发遮在脸前。他虽只是静静站着,却像带着雄健又机敏的动势。

来人瞧着他,眼睛里像在问着什么。素还真不能回答,却起身握住他的手,慢慢把他引至坐席上坐定。那人像个老熟人、老朋友似的,不带一点拘束,抚着席角蹲坐着的狮子席镇和垂系着的浅紫色丝绦。默然良久,他像是累了似的躺卧了下来,赤红的长发逶迤舒散在地上,发间约束着的黄金细管在灯火的微光里发亮,他深潭一样沉静的眼眸有了一点笑意。

那像一条很宽很广的河流,可以让人沿着它曲折的岸无尽漂游。那像一尾很滑很韧的鱼,好像捉到了,又从掌间溜走。在河水的沉浮里,有被冲散了的游鱼的呓语。

沉默总不会太久,“把它给我?”他缓了口气,指着案上一张琴,灯火下琴里盈盈的水光隐隐映在白壁上。

他把琴抱持过来,淙淙拨弄了几声。

素还真有些疲乏,低低应了一声,“好。”

 

翠环山安静极了。

素还真揽衣坐起,窗外绀青色的雾气笼罩着荷塘,枯残的老叶在微风里吱吱作响。昨晚点燃的蜡炬已经烧干了,在烛台上拖出长长的泪痕。他起身在一堆故物里寻得立在墙边的一个木盒。放在膝上,里面装的是一段朽坏的木槽,和一束已经干枯的叶片。

夜还长,素还真静静躺下,咀嚼着甘和苦。

 

<完>

 

 

(其实只是想看玄同长发散落躺在地上的样子而已,满足一下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