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明月满

【九千勝/最光陰】江河四海

【九/最】江河四海

 

就算闭着眼睛,他也能想象西南方的三星是怎样对着上弦的月亮淡淡闪着光,河汉的波澜怎样阻绝着牛女。他已经很累了,如果不是同样虚弱的九千胜捞了他的那一把,他甚至觉得会在泥沙俱下的洪水里溺死,或者在落水时不巧被横冲直撞的浮木击碎后脑而亡。一切的开始只是一声惊雷,但从那一刻起,好像雨云都没有散去过——河流满溢了,浮梁冲走了,山石松动了,峰峦崩塌了,最后好像天地都要倾覆了。

 

时间破碎的叮铃声最初只是零星在他耳边响起,像寂寂无人的厅室里一排石磬被拨动了。渐渐地这噪声喧嚣直上,像是有人钻进他的头颅里铮铮斫木。九千胜担忧地扶住他,他摇头说不要紧。只不过时之心的速度太快,他也快要忍受不了。有太多人的时间丧去,他很忙碌,九千胜也忙碌。最初尚且踯躅要不要帮他救人,后来几乎也是为了自救了。

 

“你的劫。”最光阴轻轻念叨着,那是城主反复叮咛的话语。无边泽国里,他好像都不得不相信城主是对的了。城主总是对的,或许唯除对俊美的理解。最光阴阖着眼睛,微微下压的嘴角显得有些不快,不过他只是累了。而九千胜依然带着细微的笑意,他好像就是这样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自然地笑出来。银河横渡的天幕下没有篝火,他们都没有再去找干燥的柴火的力气。雨还在冲刷着,他们浑身泡着水,在堆满了河水冲来的枯枝烂污的岸边偎依着彼此。

 

闭着眼睛轻微地颤抖着,最光阴觉得很冷。他伸手抚上九千胜脏污了的前襟,他曾经洁白的狐狸直衿依旧那么柔软。七月初七的夜晚,如果不是这样的雨,本来不会冷的。真是一个糟糕的好日子,最光阴叹道,九千胜,他的朋友,人间的刀神,固然是一个长命的人,但也终究有限。夜渐沉,西南方三星渐渐隐去了,只有月亮的清辉稀微地照映在雨点里。天河两畔的牛女,这个星夜,可能如愿?

 

他好像没那么冷了,可寂寞的感觉挥之不去。明明拥着九千胜,却还好似瓠落无所凭依。最光阴下意识伸出手——他的长发到哪里去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沉重,他翠绿珊瑚一样的耳朵呢,他有危险……最光阴惊得睁开了眼睛,怀里毛乎乎的东西蜷着四脚,正伸出桃粉色的鼻尖试图凑过来闻,乌溜溜的眼珠充满期待又小心翼翼地望着他。

 

呜,我们来叼飞盘吧……

 

最光阴摇摇头,不耐又懊恼地推了推搂了一觉的白狗,大狗打了个滚,蹲坐在一边舔起了颈项的白毛。最光阴独自走到天池水畔,伸手挽住了清灵的流水中浮着的一缕白发。

 

梦里江湖四海的归处,与我以观以游。

 

(完)

 

依然是做梦设定:P


评论